首页 >青年文摘 >爱是没有距离的远行

爱是没有距离的远行

发表日期:2015-03-06 | 栏目:青年文摘

 一 
  监狱的大门像是阴森的墓地,黑得让人都压抑,荷枪实弹的大兵高度警戒,越发让空气沉闷。 
  玛丽·海伦·勒福歇毫不在意紧张的气氛,她从丈夫情人节赠送的提包里,拿出一个小镜子,仔细看看,头发有没有被风吹乱,口红有没有干,一次又一次,她仔细打扮自己,生怕有一点点不漂亮,她恼恨今天风太大,让脸上有了灰尘,所以她的左手上一直拿着手帕,不停地擦拭。 
  为了这一刻,她准备了多久?三个月,或者是一年?她实在记不起多少次梦醒时分,泪水打湿了枕头,她只是自责昨天晚上通宵无法入眠,让今天的自己精神状态不是太好。 
  玛丽可是个爱漂亮的女士,从早上六点开始化妆,一直到现在,哪怕心急如焚,她也不敢坐下,万一裙子皱了,可就不漂亮了。 
  二 
  很久很久以后,巴黎弗莱斯纳监狱的大门打开了,2000多名囚犯依次而出,他们将要被押解到德国集中营,一个人出来了,两个人出来,每出来一个人,玛丽都仔细观察,生怕错过了。 
  数了无数遍,一个男人走了出来,衣服破了,胡子也好几天没剃,面色格外地憔悴。 
  “他活着,他活着!”玛丽不停呢喃,她激动得语无伦次,像是初恋时的手足无措。 
  囚犯们被押上公共汽车,登车的一刹那,玛丽终于反应过来,她大声呼唤:皮埃尔,皮埃尔……… 
  男人终于看到了她,冲她微微抬一下头,再轻轻的一笑。 
  那笑容,多么优雅,多么温暖,她的心,多少年来,依然迷醉在那涟漪之中。 
  “他瞧见我了!”她再也止不住眼泪了。 
  三 
  公共汽车引擎发动了,车窗里,还是那张熟悉的脸,她爱极了的脸。 
  可是,却越来越模糊。 
  玛丽开始绝望,一年多了,天天的思念,如今才见到一分钟,难道又要在思念中度日如年? 
  她再也顾不得保持淑女的形象,哪怕他告诉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甚至面对死亡,也一定要优雅的观念。她像是个疯狂的孩子,面对妈妈远行的难过,疯狂去追寻爱的迷恋。 
  无论她如何用力,车依然在远去。 
  她终于停下了,是摔倒的,脸脏了,头发散了,风衣也破了。 
  转瞬,她朝着监狱的方向跑去,跑到她的自行车前,她要去追他,追她的爱。 
  四 
  从来都在抱怨公共汽车的速度像蜗牛一样,但今天玛丽觉得其实公共汽车很快很快,她用尽所有的力气,不停地转动脚踏,依然只能看到汽车碾过的车痕。 
  灰尘很大,迷住她的眼,一个拐弯的地方,她摔了下来,玛丽想起了当年学自行车时的模样,也是摔在了草地上,当时好疼,她的泪水在皮埃尔吻了伤痕之后直至回到家都没有停下来。今天,她却没有丝毫的疼痛感,起身,扶起车,继续用力前行。 
  前方,有她的爱人,她要去找他,所以,她没有时间疼。 
  如果失去了他,才是世间最痛的疼吧。 
  五 
  几个小时过去了,她终于追上了公共汽车,在火车站里,却没有追上自己的爱人。 
  没有犹豫,她也没有时间累,继续朝着火车的方向前行。她决心要跟着丈夫的囚车去,能走多远就多远。 
  火车将她越甩越远,但她继续蹬着自行车。 
  抵抗组织试图劫下这列囚车,未能成功,却给了玛丽时间。当德国人赶俘虏们沿着被炸毁的铁轨去新的一列火车时,玛丽追上了他们。 
  从货车上跳下来的给煤烟熏黑和咳嗽的人中,她认出了皮埃尔。从那一瞬间起,世界上没有任何人,哪怕是党卫军,能够阻止她同丈夫说话。她仍推着自行车,在野菊丛中冲过来,到了他的面前。见到他羸弱的身体,她的不假思索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从口袋中取出一块白手帕,给他擦眼角的污垢。 
  玛丽永远也不会弄清楚,皮埃尔身后的那个警卫为什么那么宽容,他只冷淡地耸了一耸肩,就让她走到了丈夫身边。她的裙子轻轻地擦着他的破烂裤子,她的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,她抓紧时间尽情地享受在他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。 
  那天上午,哪怕只有两个小时,她也愿意蹬着自行车进地狱。 
  六 
  当囚犯们再次踏上前往德国的不归之路,那个纤小而倔强的白色身影仍旧跟在后面,不停,不息。 
  天黑了下来,四周一片静寂,她有些害怕,平常这个时候,她一定要牵着皮埃尔的手回家,再冷再晚,心里都像冰淇淋遇到了火一样的融化。想起有一次,皮埃尔在楼梯间快速躲了起来,她不敢上,也不敢下,一个人快要哭了,皮埃尔才出来拥抱她,她用手捶打那坚实的胸膛时,爱人那满脸的促狭。 
  想到这里,她脸就红了。 
  想到这里,她就不怕了。 
  胆小的玛丽,一身尘土,骑着同样灰尘遍布的自行车,冲向黑暗的前方,冲进黎明前的墙。 
  在两天半的时间里,这个坚强的女子不眠不休,忘记了白天与黑夜,跟着列车骑行了一百八十三英里,这是从巴黎到德国路程的四分之三。 
  她追上了爱人,却追不上党卫军的残忍,等她赶到的时刻,火车再一次驶出车站,消失在她的视野,她的旅程不得不终止于法国边境的南锡车站,因为没有路可以骑自行车了。 
  七 
  折回巴黎之后,她大睡了三天,她实在是太累了,没有爱人的陪伴,她累得身心俱碎。 
  但她的坚持没有中断。 
  不久以后,巴黎解放,玛丽乘坐红十字会的救护车穿过战线重返南锡,她找一个朋友,帮她介绍认识了一个秘密警察的官员,她拿出所有的积蓄,跟警察说:我要换我的爱人。 
  对方显然惊住了,却拒绝了她的请求。 
  她声色严厉:失去爱的人是没有办法存活的,我必须要跟我的爱人在一起。 
  最终,她给警察报酬,再施加压力,说服对方,设法将皮埃尔从德国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接了出来。 
  彼时,距离巴黎解放,还不到一个月。 
  她在巴黎的家中种下的玫瑰,应该快要笑开了吧? 
  选自《知识窗》

HI,以下是你需要进一步了解的内容:

  • 如果《爱是没有距离的远行》这篇文章还令你满意,欢迎一键分享到你的QQ空间、微信、微博!
  • 不论是否满意,欢迎对文章进行点评。需要更好的文章,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。我们会及时补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