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诗词鉴赏 >《诗经》里的玉文化

《诗经》里的玉文化

发表日期:2015-08-21 | 栏目:诗词鉴赏

  摘 要:纵观《诗经》中林林总总提及关于玉的句子,不难发现玉在先民的生活中占据了一个重要部分。今人与古人在对玉的认识上大同小异,本文即对《诗经》中的玉文化进行简略梳理分析,探究玉在先民生活中充当的角色及其背后内涵。
 
  中国自古以来便有“玉石之国”的美誉,古代男子讲究“君子无故,玉不去身”,女子“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”,今人讲“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”,足证玉之文化亘古亘今。成书于春秋时代的《诗经》亦是先民玉文化的真切反映,本文即对此进行探究。
 
  一、“玉”的概念
 
  古代讲“玉”与今人概念不一致。当代把“玉”划为珠宝一类,以亚洲宝石协会定义,玉分软玉和硬玉两种,以硬度系数区分,软玉狭义上是指和田玉,广义上包括岫岩玉、南阳玉、酒泉玉等十多种软玉,硬玉只指翡翠①。然而在古代,实则玉与玉石概念混用,今天所谓“玉”是古代玉种类中的一部分。今考古发掘成果如良渚文化、红山文化的“石之美”者已然证明古人的“玉”是一个更加宽泛的概念,若勉强定义,则它应该包括和田玉、岫岩玉、南阳玉、翡翠、绿松石、玉髓、水晶、玛瑙、琥珀、珊瑚等。
 
  当谈及《诗经》之玉文化时,有两个问题应当明确,即玉的产地和古人所推崇的玉。首先是玉的产地问题,《诗经》成书应算到春秋时代,所以谈及玉的产地就要对春秋战国及以前的玉的产地进行分析。如适才所讲和田玉即产自新疆、南阳玉即产自河南,古代交通不便,商品经济也不发达,故一地用玉最初多是本地自产的玉②,良渚、红山两处地质资料鉴定大抵如此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各地的玉也流传开来。乃至春秋战国时代,“周有砥厄,宋有结绿,梁有悬黎,楚有和璞,此四宝者,工之所失也,而为天下名器”③,秦王嬴政更是“致昆山之玉,有随、和之宝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剑……”④。这样推论,《诗经》所反映的年代的各地用玉不应当局限于特定的产玉区和玉石种类,这为下一步考虑古人推崇什么样的玉确定了范围。提到古人推崇的玉,《说文解字》注“玉,石之美。有五德:润泽以温,仁之方也;勰理自外,可以知中,义之方也;其声舒扬,专以远闻,智之方也;不挠而折,勇之方也;锐廉而不忮,洁之方也”⑤,这个注解从多个方面表明玉的特质,如其触手温润、少有杂质、声音清脆、不易损坏和豁口不伤人等,这些方面既是对玉的物理性质的规定,也是对不同类型、不同级别的玉石的鉴别。综合上述特质,古人在以玉言美、言德时多是推崇和田玉,尤其是和田羊脂玉。
 
  二、《诗经》中的玉
 
  (一)祭祀用品
 
  《大雅·棫朴》提到“济济辟王,左右奉璋”,该篇是描述周文王兴师时在郊祭祀,臣子奉璋。又《大雅·云汉》讲“圭璧既卒,宁莫我听”,此处是讲周宣王时发生旱情,祭祀求雨,然而礼神的玉器都用尽了,神灵仍不听其言。《周礼》记载“以玉作六器,以礼天地四方,以苍壁礼天、黄琮礼地、青圭礼东方、赤璋礼南方、白琥礼西方、玄璜礼北方”⑥,璧、琮、圭、璋、琥、璜即六种祭祀的玉器,这六类玉器颜色形状不尽相同,分别对应不同的方位,《周礼》注解中又提到周人的祭祀习惯为祭天焚玉,祭山埋玉,祭水沉玉,祭人鬼藏玉等。
 
  (二)等级礼制
 
  《小雅·斯干》“载衣之裳,载弄之璋”讲生男孩后的习俗是为其穿戴衣裳,并以玉璋供他佩戴把玩,以期将来能够显贵。《小雅·采芑》“服其命服,朱芾斯皇,有瑲葱珩”讲方叔穿着周王赐的命服,衣裳华丽,所佩戴的玉发出瑲瑲的声音,“葱珩”即具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佩戴的玉。《周礼》“以玉作六瑞,以等邦国;王执镇圭,公执桓圭,侯执信圭、伯执躬圭、子执谷壁、男执蒲壁”⑦,又记“玉人之事,镇圭尺有二寸,天子守之;命圭九寸,谓之桓圭,公守之;命圭七寸,谓之信圭,侯守之;命圭七寸,谓之躬圭,伯守之。天子执冒四寸,以朝诸侯。天子用全,上公用龙,侯用瓒,伯用将,继子男执皮帛”⑧,礼制规定了不同阶层的人使用不同的玉器,使得等级的区分更加明显。值得一提的是,红山和良渚文化中可见璧、琮等而未发现等级标志明显的圭、璋,及至商周各代文化遗址中,可见璧、琮、圭、璋、琥、璜六器遗存,这说明随着历史的演进,礼制和等级制度逐渐出现并表现出来。
 
  (三)君子美德
 
  《卫风·淇奧》“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讲君子的自我修养的提高如同玉器的雕磨,《秦风·小戎》“言念君子,温其如玉”讲君子性情温和如玉。“玉符”、“玉德”是衡量玉的两大标准,古人赋予玉人格化的魅力,称其具有五德、六德、十一德等等。如《说文》中认为玉有仁、义、智、勇、洁五德,《礼记》讲玉有仁、知、义、礼、乐、忠、信、天、地、德、道十一德⑨。玉石是美好珍贵的,它的性质是温润且容不得瑕疵的,古人崇玉,更比德于玉。
 
  (四)美人、美饰
 
  《召南·野有死麕》“白茅纯束,有女如玉”讲女子美如玉,《魏风·汾沮洳》“彼其之子,美如玉”写男子之美似玉;《卫风·淇奧》“有匪君子,充耳琇莹”卫人以玉为耳饰,《郑风·有女同车》“将翱将翔,佩玉将将”,女子的组佩在行动过程中发出清脆的声音……《诗经》中关于以玉来比喻美人或者讲美人以玉为装饰品的例子不胜枚举。以玉为装饰品的例子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,盖因玉是石之美者,古人装饰十分看重玉符(即玉的颜色)。《四库全书·喻林卷》有“赤如鸡冠,黄如蒸栗,白如脂肪,黑如淳漆,此玉之符也”,清人《玉纪》提到“玉有九色:元如澄水曰瑿,蓝如靛沫曰碧,情如苔藓曰?,绿如翠羽曰瓐,黄如蒸栗曰玵,赤如丹砂曰琼,紫如凝血曰璊,黑如墨光曰瑎,白如割肪曰瑳,(玉以雪白为上,白如割肪者,又分九等),赤白斑花曰瑌。此新玉古玉自然之本色也”。“玉符”在当代使用时是表示玉的颜色的术语,然而这一概念起初却表示玉制的信物,如《史记·吕不韦列传》“乃与夫人刻玉符,约以为适嗣”,春秋时代无玉之颜色这一义项,但这并不妨碍先民用玉进行装饰或者比喻美人,因为玉石符合先民的审美需求。

  (五)赠答、祝愿
 
  《卫风·木瓜》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”、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”、“投我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”以玉石为赠答之物,《郑风·女曰鸡鸣》“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”赠人以佩,《秦风·终南》“佩玉将将,寿考不忘”以鸣佩之声祝愿佩玉之人长寿安康。玉因为符合人们的审美需求和美好希冀,故而作为日常生活中交流使用的物品。
 
  三、文化内涵
 
  《诗经》所见先民玉文化是双轨的,一是生活化的玉,一是神圣化的玉。
 
  由于玉具有多种颜色和性质,它从旧石器时期就被当做装饰使用,这种传统一直延续至今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玉也被视为私有财产的一种,玉的馈赠也寄寓着人们的情感。《诗经》中以玉装饰人、以玉比喻美人、玉的赠答皆是源于此类。
 
  至于玉的神圣化,古人崇玉最早可以追溯到对石的崇拜。基于先民对玉的崇拜,玉卜、玉葬、玉祭也随之出现,进而有了“玉神物”的概念。有学者对 “玉神物”进行探讨,提出“玉神物”的三层含义:“⑴玉是神灵寄托之物体或外壳,既可以是最高神灵,也可以是‘神物’,都是先民崇拜对象;⑵玉是神之享物,也就是供神灵吃的食物;⑶玉是通神之物,巫以此上飨神灵,下达神灵的旨意。不论对玉神物作何诠解,都不能背离玉为神灵之物体……崇拜玉也就是为了事神享神,祈求神灵保佑,获得福祉,以避灾难。”⑩《诗经》中所见的祭祀用玉即是先民玉崇拜的直观反映。
 
  因为先民崇拜玉,玉在这种崇拜中地位上升,逐渐演变到以玉为尊。除了宗教性质以外,政治首领也把自己的统领地位和玉联系起来,或是言说天命神授,制作玉为玺,视之为传承;或是制定礼制将不同等级的人加以区分,以不同的类别和形状的玉的使用划分不同身份地位的人;或是大谈仁义道德,以玉类比君子之德。《诗经》所见先民玉文化既是对原始文化的传承,又是对原始文化的发展,如从玉的规格中体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异的加强等,这对于我们全面理解先民生活具有一定意义。
 
  注释:
 
  ①即红翡、绿翠、紫春、墨翠等.
 
  ②或本地并无玉矿而从外地引入.
 
  ③战国策·秦策三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0.
 
  ④昭明文选·谏逐客书.
 
  ⑤许慎撰(汉),徐铉(校订本).说文解字[M].北京:中华书局,2013.
 
  ⑥⑦周礼·春官·大宗伯[M].郑州:中州古籍出版社,2010.
 
  ⑧周礼·考工记·玉人[M].郑州:中州古籍出版社,2010.
 
  ⑨见于《礼记·聘义》子贡问于孔子:“敢问君子贵玉而贱碈珉者何也”.
 
  ⑩杨伯达.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·巫、玉、神泛论[M].北京:紫禁城出版社,2005.

HI,以下是你需要进一步了解的内容:

  • 如果《《诗经》里的玉文化》这篇文章还令你满意,欢迎一键分享到你的QQ空间、微信、微博!
  • 不论是否满意,欢迎对文章进行点评。需要更好的文章,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。我们会及时补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