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青年文摘 >别选择性失忆

别选择性失忆

发表日期:2015-08-21 | 栏目:青年文摘

  对于爱和恨的取向,我们一向泾渭分明。爱就爱它个天荒地老,恨就恨它个永世不得翻身。恐怕正因为有这样的认知定势后,很多变异了的历史和扭曲了的人物就再也难得匡正与修复。如此,我们也就自觉或不自觉欠下了很多古人的一笔情债。
 
  秦始皇是暴君。这是一种主流的认知定势。这可能没错,但我们要是严肃地剖析和追问历史,就又发现秦始皇多少有些憋屈。他第一次整合了中国、统一了度量衡及货币,这些旷世之功,我们姑且不论,就说几件“染暴”之事,那也未必就是他一个人的罪错。先说“焚书坑儒”。下圣旨的是他嬴政,可怂恿的却是李斯。李斯是大文化人,仅凭一纸《谏逐客书》,便坐上了丞相宝座,这就证明他嬴政还是倚重文人的。问题是文人李斯缺德,自己借“文化”捞到了大位,却又害怕有人借他的成功经验鹊占鸠巢,拿走了已属于他东西。如此,才酿成了一场文化灾难。不过,稍微值得庆幸的是,他嬴政还是一个明白人,烧了儒家的书,却留下了其他学派的书,包括医药、农林之类的经典。由此看来,“焚书坑儒”是暴行不错,而制造暴行的始作俑者当属文人李斯。遗憾的是,两千多年了,他嬴政一直承受着罪魁祸首的骂名。再说修筑长城。白骨堆积,天怒民怨是真。“孟姜女哭长城”的民间传说,通过戏剧、歌谣、诗文、说唱等形式,传唱了两千多年,其实也是控诉了他嬴政两千多年,可是不修长城能挡得住外敌的铁蹄入侵吗?不修长城能够为后人留下一种民族的骄傲吗?遥想那年月,他嬴政的强征暴敛客观上确实罪莫大焉,但他主观之意愿未必就罪不可恕或罪当必诛!
 
  秦始皇活着时是站着挨箭,死后是躺着中枪,这是他的不幸。但幸运者也大有人在。譬如楚霸王项羽。他一生中最大的幸运不是活着时风光无限,而是死后被司马迁把他写进了专录帝王的《本纪》里。这原本不该属于他那块田地,但司马迁却热情洋溢地给了他。如此,他就成了后人心目中前无古人的英雄,备受一代代人的顶礼膜拜。不错,他项羽冲着嬴政大吼一声“彼可以取而代也”之后,披甲持戟,纵横南北,只用短短的三年时间,就让貌似坚不可摧的大秦帝国分崩离析了。只是英雄不只是威武,还在于仁德,两者兼备,英雄之态才算完美,才能不辜负众人的推崇与跪拜。
 
  项羽有威武之尊,却难得有仁义之德。纵观他的一生,他充当的不过是一台杀人机器。他杀了多少不该杀的人,可能是无法统计出的一个数字。譬如他和叔父项梁举义之初,居然杀了先收留他、后又邀他一同反秦的会稽郡守殷通,这还不算痛快淋漓,接着又杀了一百多名无辜的官吏。他大开杀戒,不过就是想镇邪立威,可是,如此这般,即使立了威,也不过是淫威。又譬如,他攻克襄城之后,因迁怒守将不肯投降,就令部队屠城,是军是民,一律不分,全部活埋。哀号之声,不绝于耳。再譬如,秦将章邯与楚国签订和约之后,他疑虑二十万秦兵心怀不满,竟将他们一个不留地坑杀在新安城南。二十万具尸骸,堆起来就是一座大山,他项羽竟没有动一点恻隐之心!假如如此杀戮还不能佐证他项羽的“英勇无畏”,那就再看看他进入咸阳城的表演。杀死了秦降王子婴,掳走了宫廷里的女人,劫掠了秦朝的财宝,刀屠了满城平民。咸阳城本是刘邦攻克后拱手让给他项羽的。刘邦没有好名声,可刘邦却没有动那里的一草一木。他项羽在咸阳城如此“威风”一番后,大概觉得还不过瘾,竟又令人火烧阿房宫。大火连绵三月,不但宫廷化为乌有,那些当年没有被秦始皇“焚书”焚掉的各类经典书目也从此灰飞烟灭!据说有一个胆大的人对他项羽提出了异议,他就干脆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扔进锅里煮了!问题是,既然是杀人机器,当然不会停止轰鸣,他项羽荡平大秦、摆平各路诸侯之后,就把刀刃对准了楚怀王。当年他项羽起事,为凝聚民心,就拥立老楚王之孙为天下共主,称之怀王,天下平定后,怀王自然变成了他项羽称王的一个障碍。是障碍就得铲平,一声必杀令之后,他的部属们就把楚怀王截杀于大江之中了。呜呼!当年秦始皇一心想赶尽杀绝楚王后人,没有做到,不料死后不久,项羽帮他做到了!如果秦始皇地下有知,是不是该呼一声项羽伟哉!
 
  遗憾的是,如此项羽,竟被后人当做英雄传颂了两千多年,而嬴政却被后人当做暴君也唾骂了两千多年!
 
  世上难得有绝对公正,但一定有一把基本的价值衡量标尺。如果我们出现选择性记忆,或者出现选择性失忆,这把标尺就会迷失。因为选择性记忆会让崇拜乱象化,而选择性失忆,则会让污损极端化。
 
  一个血性的民族,一定是崇尚英雄的民族,但当崇尚中出现了乱象,那就会集体失血!

HI,以下是你需要进一步了解的内容:

  • 如果《别选择性失忆》这篇文章还令你满意,欢迎一键分享到你的QQ空间、微信、微博!
  • 不论是否满意,欢迎对文章进行点评。需要更好的文章,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。我们会及时补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