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励志文章 > 励志故事 >苏步青—生性淡泊的数学家

苏步青—生性淡泊的数学家

发表日期:2014-08-10 | 栏目:励志故事

——为学应须毕生力,攀高贵在年少时


  苏步青生活勤俭,朴素艰苦,对后代学生的发展学习十分的关注,在浙 大任教二十余年,又在复旦任教数十年,一直以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培养高 端人才为己任,受到学生们的爱戴。此外苏步青还是中国微分几何学派的几 位创始人之一。

 
  改变命运的一课
 
  1902年9月,苏步青出生于浙江省平阳县的一个小山村中。当时的中 国正处于晚清的变革的动乱之中,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, 古老的华夏古国随时都有被帝国主义瓜分而灭亡的危险。当时,苏步青的家庭生活十分的贫困,不过父母还是省吃俭用,供他上 学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苏步青意识到,只有读书,才能让穷苦命运的父母过上好日子。
 
  当时,晚清政府为了免于被帝国主义瓜分,开始了立宪运动,仿照西方 的政体模式,进行君主立宪制改革,同时废除科举,实行新型的教育模式,苏 步青便进入了新式学堂读书。
 
  小学上完后,苏步青又进人了初中读书,当时苏步青觉得数学太简单, 一学就会,没什么意思。后来,在一位从日本东京留学归来的数学老师的课 堂上,苏步青彻底改变了对数学的看法。当时那位杨老师并没有给他们上 课,而是给他们讲了一些故事’他跟同学们说:“当今的世界,是弱肉强食的 丛林法则时代,如今,西方欧美列强借着船坚炮利妄图想要瓜分我中华,中 国随时都有亡国灭种的危险! ‘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’,在座的每一位同学都 肩负着救国救民的责任。”接着他旁征博引,向同学们论述了现代社会的科 学技术,这些技术在国家发展中的巨大作用,而数学又对科学发展起着重要 的作用。
 
  这位数学老师谆谆教诲同学们,为了救亡图存,就必须要学习好科学, 而数学是科学的基础,要想搞好科学,就必须先学习好数学。这一堂课是苏 步青一生之中上过的最为难忘的课,这堂课改变了苏步青的一生,让苏步 青从此同数学结下不解之缘。那一堂课,也将苏步青从此引上了数学研究 的道路。
 
  1919年,中学毕业之后,苏步青考取了赴日本留学的机会,八年后,苏 步青从日本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毕业,并在该校读研究生,1931年荣获博士学位。同年三月,应中国著名数学家陈建功的邀请,苏步青回国任教。
 
  患难见真情
 
  清华大学是当时办学条件最为优越的学校,清华大学向刚回国的苏步 青提出了邀请,用比浙江大学高出三倍的薪金,聘请苏步青到清华大学任 教。但是,苏步青却拒绝了清华大学的聘请,去了浙江大学。
 
  有人问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?苏步青解释说:“我是浙江温州平阳 人,浙江是我的故乡,浙大的牌子老啊,陈建功教授是我的良师益友。在我 出国前,我们就已经约定好了,回国后一起到浙大教学,共同把浙江大学的 数学系办好。”这一番话,将苏步青热爱家乡、言而有信的美好品德表露了 出来。
 
  在浙江大学任教期间,苏步青先后任数学系副教授、教授、系主任、训导 长和教务长。在这当中,苏步青同陈建功一起开创了中国的“微分几何学 派”,显现了办好浙大数学系的愿望。到了 1937年,浙江大学数学系的成就, 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瞩目。在培养数学人才方面,也表现出雄厚的实力,开 始对外招收研究生。当年7月,日本发动了卢沟桥事变,抗战的烽火立即燃 烧到浙江大学。与日本进行的淞沪会战中,因为实力的差距,国民党军战败, 浙江大学随着国内很多大学向内地西迁,先后在建德、泰和、宜山,直至贵州 遵义和湄潭等地区办学。
 
  随着中日战争规模的扩大’浙江大学在战火中饱受摧残,但在校长竺可 桢的领导下,学校发扬民族正气,坚持办学,在极其艰难的办学条件下,在科 研上依然取得了重大的成果,使得浙大在国际上小有名气。前来学校参观的 李约瑟博士,称浙大为“东方的剑桥”。
 
  这其中,数学的成就是最突出的,主要贡献当然要归功于苏步青的努 力。当时苏步青带着他早期的几个学生,熊全治、张素诚等人,他们坚持射影微分几何学的研究,最终取得卓越的成就,让苏步青在国际上享有较高的声誉。
 
  当时,日本空军不断空袭中国的根据地,苏步青经常抱着科研文献跑入 防空洞,并在防空洞内坚持研究。抗战胜利后,浙江大学搬回了杭州。此时的 国民政府腐败到了极点,国民党教育部的政策使得教育处于极端的困境中, 加上国民党政府不顾全中国百姓渴望和平的呼声,发动了全面的内战。“反 饥饿、反内战”的学生爱国运动在全国各大城市兴起,浙大数学系内部也有 不少学子参加了爱国运动,但同时不忘对数学的研究工作。一些颇有成就的 学生到国外深造,促进对外交流,在当时中国内战的动荡条件下,浙大数学 系能取得这样的成就,着实不易。
 
  新中国成立后,苏步青继续从事教育工作,成为浙大的教务长。1952年, 苏步青因为教育部工作调整的原因,他被调往上海复旦大学任教,离开了他 热爱的家乡,离开了他工作、奋斗了几十年的浙江大学,苏步青离开的时候, 表现的恋恋不舍。但苏步青同浙大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此终结,尽管日后苏 步青担任了复旦大学校长、名誉校长,他也时时不忘浙大,每年都要到浙大 一趟,谋求浙大和复旦大学之间共同发展的计划。
 
  1982年,在浙大建校八十五周年的纪念日上,他受邀回到母校,并深情 地发表演说:“我热爱杭州,热爱自己工作过很多年的浙江大学。这里学风艰 苦朴素,这里的学生聪明勤勉,这里的教师教学诚恳踏实。我能为在这里教 学工作过而感到无比的光荣、荣幸。”
 
  1996年5月,在浙大建校一百周年的校庆上,苏老非常兴奋,他完全忘 记了自己病情尚未好的情况,他深情地谈了很多关于浙江大学建设、发展的 建议和想法。可是’在请他为母校庆典题词时,苏步青却说自己老了,一时想 不到。过了半个月,才将贺词送来,当中动手改过三次,他写下的贺词是:学 府经百年,树校风,钟灵毓秀;伟业传千秋,展宏图,桃李芬芳。
 
  1988年3月,苏步青被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。他每次到杭州来都要按 照惯例,上报政府和浙江省政府,而省政协、省政府每次都提前为他预备豪 华高档的宾馆。不过这些总是被苏老婉言谢绝,他只住在浙江大学的招待所 中。他说不要多花政府的钱,到自己家了,住在家中最方便。”
 
  苏步青的饮食起居都很简单,从不吃高档菜肴,饭菜很是清淡,而且多 以素菜为主,大家劝苏步青多吃一些荤菜的时候,苏步青总是颇为风趣地 说老蝗虫到,吃光用光。”
 
  苏步青在数学方面的成就斐然,他同陈建功开创了中国微分几何学的 研究,在仿射微分几何、射影曲线论、射影曲面论等方面均取得了重大成果, 1978年,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,“船体放样项目”的研究使他荣获中国全国 科学大会奖,“曲面法船体线型生产程序”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2003 年3月17日16时,苏老以一百零一岁的高龄,在上海与世长辞。

HI,以下是你需要进一步了解的内容:

  • 如果《苏步青—生性淡泊的数学家》这篇文章还令你满意,欢迎一键分享到你的QQ空间、微信、微博!
  • 不论是否满意,欢迎对文章进行点评。需要更好的文章,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。我们会及时补充!